• 在線留言
  • 關注我們
  • 走進同宸
  • 0794-8232227
  • 中國信貸早期“拓荒者”:50后海歸精英,從賣房苦撐到赴美上市,他為何走了17年?

    時間:2017-07-25  閱讀數:3646

    2000年,在中國信貸的荒原之上,王征宇作為“拓荒者”回國。


    他看中了中國信貸市場的3大空白:征信、信用評分系統、信貸業務,并按照這條軌跡,邁上了征途。


    他一直裹挾在時代潮頭之中,經歷著中國征信和消費信貸緩慢崛起,也見證了一個時代的變遷與跌宕。


    從拓荒者,到成功上市,這條漫漫征途,他一走就是17年…


    01 歸國


    王征宇感覺自己又餓又累。


    他已連續兩周沒有完整睡過覺,只能抽空吃幾口飯。


    在布置精美的房間里,坐滿了西裝革履的華爾街投資人們,一道道美食端了上來——熱湯、培根,還有飯后甜點草莓芝士蛋糕。


    一桌子人優雅地用餐,時不時拋出幾個尖銳犀利的提問。


    盡管又餓又累,王征宇卻不允許自己出一丁點錯。


    “對每個問題,說法都是事先規定好的”,王征宇在兩周的時間里,經歷了車輪戰般的早餐會、午餐會,他卻沒有時間碰食物。


    他每次都需要在投資人優雅進餐的過程中,回答投資人的輪番轟炸的提問和質疑,“每小時換一個地方”,一遍一遍重復地講。


    —天車輪戰結束后趕往機場,飛機從美國西海岸的晚上九點起飛,落地東海岸時,是當地早上六點,新的車輪戰再次開始。


    在兩年多里,向紐交所提了交9次上市申請書之后,王征宇終于走到了這之后一環——路演,向美國、新加坡、香港等全球各地的投資人賣出信而富約15%的股票。


    兩周超負荷奔波的“提線木偶”式路演,就如“上緊的發條”一般,讓他神經高度緊張,他甚至能聽到發條咯吱咯吱的緊繃聲。


    哈佛商學院有一個經典案例,年年都讓學生們討論:如果讓你坐著時光機倒回2000年,面對龐大的中國金融業,你會不會參與?


    大部分學員的答案是“會”。


    在美國,90年之后,信貸市場已蓬勃發展。


    而此時的中國,仍然處在一片蒙昧、混沌未開、一張信用卡都沒有發出去的階段,一片巨大的空白市場,正在逐漸醒來,暗暗涌動著無數個長出偉大公司的機會。


    如果美國的現今,是中國的明天,那么有三件事,一定可以做,就是:征信、信用評分系統、消費信貸。


    而這個有名案例,寫的就是信而富。


    同樣,王征宇當時也看到中國巨大的缺口而回國。


    王征宇,50后,中文系本科畢業。


    90年代初,在上海那波有名的出國潮中,他以30歲左右的“高齡”前往美國留學,在那個多數人一窮二白的年代,王征宇不客氣評價,“美國只是尺寸大一點兒的上?!?。


    從伊利諾伊州大學統計學博士畢業之后,他直接成為Sears集團數據主管。


    “如果你是學統計學的,懂信用評分模型,當時你在美國工作就是隨便找,現在也還是隨便找”,王征宇回憶,當時信貸發達的美國,他們是“緊俏品”。


    芝加哥的別墅,優渥舒適的生活,體面高薪的工作,王征宇迅速完成了幸福人生的標配。


    而后,他感覺到乏味。


    “他是一個天才型精英,他做什么都比較容易,普通的成功,已無法滿足他”,和王征宇同事多年的信而富風險管理副總裁呂宇良稱。


    而此時的中國,一個巨大的機會向他招手:國家需要建設史上第—個征信系統,國家需要掌握技術的頂端專家回國。


    2001年,王征宇就這樣帶著十幾位與他背景相似的博士,回國了。


    彼時人行剛剛在建立第—代征信系統,尚無幾人聽說過“征信”兩字,王征宇卻在受邀的講座中,面對將辦公室塞得滿滿當當的聽眾,畫出“長城一般宏偉、集成電路圖一般復雜”的征信系統框架圖。


    但此時的中國,還沒有做好準備,似乎并未打算將征信開放給民間。


    “當時很多征信工作,都是公益性的,并沒有工資”,王征宇賣掉了美國的別墅,拿這50萬美金給員工發工資。


    和王征宇一起回國的博士們,一個接一個黯然返回美國。而此時的王征宇,對中國的信貸發展,依然充滿了信心。


    “Never show your surprise,Never lose your cool(榮辱不驚,云淡風輕)”, 這是王征宇的信條。


    他帶著書生的高冷和孤絕,面對任何意外,都依舊云淡風輕。


    02 尋路


    美國東部時間,4月28日上午。


    王征宇穿著標準的華爾街著裝,黑色西裝,配白襯衫加領帶。


    他站在一個空曠的紐交所大廳中,看不到人群,聽不到呼聲,他只看見大廳所有的柱子上,都掛著“信而富”藍色的旗子。


    上市敲鐘,恐怕是所有創業者的終 極夢想,曾經在無數暗夜夢回,都渴求出現的命運時刻。


    但此前兩周的路演,已經把他透支殆盡,這個時刻來臨之時,他反而平靜如常了。


    他突然看見,前方升起了中國國旗,被藍色海洋包裹的那一抹紅,分外顯眼。


    紐交所升起中國的國旗,除了向中國市場示好,也因為信而富是今年紐交所第—個中國赴美上市公司。


    王征宇一下失控了。


    他以前看到運動員奪冠后,看到國旗一掛,就雙目含淚,他不理解。如今,同樣場景他遭遇時,沖擊之強,超過他的想象。


    “他像回到了十幾年前”,呂宇良說,此時,所有人已忘了,王征宇是一個年過六旬的老人。


    十多年前,征信之后,王征宇迅速找到了可做的第二件事情——信用評分系統。


    當時,FICO也剛剛進入中國,在王征宇看來,這是強大勁敵。


    “可惜他們的銷售,并不太懂技術”,王征宇輕笑,他帶團隊做了一個簡單系統,靠“會動的PPT”的來完整闡述他的理念,擊敗FICO,拿下了銀行的項目。


    此后,王征宇勢如破竹,拿下了國內銀行信用卡評分系統的半壁江山。


    然而,這離他真正想做的事情,依然差距甚遠。


    某種程度上說,銀行過于強勢,作為“技術和系統供應商”的乙方,話語權太少,且不受重視。


    王征宇數年前嘗鮮測過16型人格,結果是極端理性的“建筑師型”:“INTJ”,這四個字母分別代表“內向、直覺、理性、判斷”。


    建筑師人格內心深處對于所有的規則和限制都會反復質疑,這解釋了王征宇為何極度理性的同時又是個冒險主義者。


    他是50后沒錯,但他是十幾年來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、考了潛水證又玩越野、熱愛新鮮事物又精力過度旺盛的“老男孩”。


    信用評分系統成就,依然無法滿足王征宇,只剩下一件事——消費信貸了。


    2005年,王征宇到美國融了一筆錢,開始做信用卡發卡代理。業務剛剛發力,2009年監管政策一來,代理業務如同現在的校園貸一樣,一夜消失。


    歸國十年,王征宇第—次陷入迷茫之中。


    對于信而富來說,團隊陣容豪華,包括Zopa的投資人和美國Prosper的投資人等華爾街大佬,都成為他的股東,資本雄厚——而他歷經十年,卻依然不見起色。


    王征宇開著車四處越野,新疆沙漠,西藏無人區,“獅背”江西上饒月亮山——他開著車,沖上山頂,一條羊腸小路兩邊,是百丈懸崖。


    “越野難度不大,挑戰心理極限,難度在于內心承受力”,他用這種方式訓練自己的心智和膽量,“為人所不為,不是大膽,而是信心?!?/p>


    路再險,只要有了斬斷退路的決斷和意念,又有何懼?


    03 征途


    敲鐘前,王征宇按慣例在紐交所的黑皮本上簽名,本子里有太多他偶像的名字。他花了17年,終于與他們站到了一起,將信而富帶到了這個全球公司的奧林匹克賽場。


    但他卻仍然只能遙望偶像的背影。


    和A股不同,紐交所是個實力懸殊的賽場,少數頭部公司擁有極高的股價,大部分的公司都被埋沒在泱泱眾股中,股價常年在低處盤旋震顫。


    末尾的時刻到來。


    王征宇按下按鈕,“當當”之音響徹大廳。對于企業家來說,這恍如天籟之音。


    在歡呼和掌聲中,王征宇舉起雙手向眾人致意。


    難得,他露出了笑容,17年的艱難和曲折,似乎都為了給自己授予這枚勛章。


    信而富在2010年開始做“生活貸”,4年間“別的機構每年翻幾番,我們增長20%、30%”。


    那時窗戶外面已是萬馬奔騰。


    2013年,余額寶的橫空出世,互聯網金融的時代開場。


    首先上場是P2P軍團,大家都在跑馬圈地,喊打叫囂之聲不絕入耳,隨后,消費金融大軍來襲,行業廝殺成海。


    王征宇恐怕是中國市場的另類,他保持這自己的步調不亂,不緊不慢。


    “我這段時間在干什么?我在收集數據,打磨我的風控模型”,王征宇花了數年的時間,用數據不斷驗證、迭代模型。


    “如果你也在美國那么一個成熟的市場中待過數年,你就知道國內1.0、2.0階段的消費信貸,他們的未來在哪里”,他堅信,金融的核心,就是風控,金融是一場馬拉松,比的絕不是爆發力,而是持久力。


    他堅持自己底線和速度,但逐利的資本,和殘酷的現實,未必同樣善意。


    直到現在,了解王征宇的人,對于他這個“商人”的身份標簽,依舊模糊難辨。在他們眼中,王征宇依然是17年前,意氣風華的歸國博士,依然保留著精英的清高和內斂,“有些事情他做不來”。


    直到2014年,王征宇還會親自上陣寫代碼,到夜里三四點,舊部兼“學生”呂宇良看不下去,辭去銀行工作回到信而富幫忙。


    王征宇并不善于表達情感,只能用某種含蓄的方式,來回報這種惺惺相惜。


    王征宇就等候在呂宇良辦公室外,直到他下班,然后在凌晨空曠的上海,驅車兩個小時,將呂宇良送回家。


    “他是一個極為愛惜羽毛的人,利率堅決不破國家規定24%的線,他和其他金融從業者不太同,他不是利益熏心的商人”,央行的相關負責人陸嚴寒(化名)如此評價王征宇。


    就是背負著“天生我才”的使命感,讓王征宇一生難釋重負。


    信而富需要融資之時,都不是王征宇去談,而是CFO出面,“他是一個文人,不適合談錢”,陸嚴寒稱。


    信而富的股東中,并沒有中國的資本,“華爾街的資本,更為冷靜”。


    “我們去努力改變世界,獲得回報只是順便的事情吧?”在他價值觀里,賺錢是順便的事,而非目標或方向。


    多年以來,三輪融資,加上上市,他一直也沒有爆發式的賺到很多錢。


    信而富的戰略是“low and grow”,在保持小額、低息的情況下,追求借款人的復借率和長遠發展。


    這就是王征宇——站著賺錢還不算,風度不能失,發型不能亂。


    04 終點還是起點?


    “你有沒有頂峰之感?”


    面對一本財經的提問,王征宇搖頭。


    上市敲鐘的那一刻,他想到了爬山的經歷。


    他爬到了半山腰。


    他回頭,仿佛會當凌絕頂了,后面有無數跟隨的人。


    他再抬頭,發現離山頂,依然有漫漫長路,且前行者無數。


    敲鐘的一刻,他仿佛覺得自己在半山腰,后有追擊者,前有先行者。


    “這不是終點,而是一個新的起點”,王征宇說得沒有錯,華爾街讓他猝不及防。


    信而富原定的發行價也不高,但在4月28日晚即將掛牌之際,信而富突然下調其發行價,終從每股10美金跌至6美金。


    信而富上市當天的慶功宴上,王征宇鼓勵大家:“我們如果軟弱,不一步一步把公司業績做起來,連資本市場都會欺負你”。


    這大概是這位書生,唯—的一次失去了“榮辱不驚,云淡風輕”。


    因為信而富的破發和第—季財報,媒體一直解讀不斷,負面多于正面。


    “我告訴投資人說,上市估值高一些低一些都沒有關系,估值從任何時間上看,對比未來,都是被低估的”,王征宇在媒體的發布會上,祈求媒體對信而富多一些耐心和期待,“它就像一個Baby,請給它時間成長”。


    而此時,信而富的股票正在強勢回歸,一日漲幅高達13%。


    王征宇不由得想起不久前,他去江蘇越野,開著他橙色的牧馬人,按他一貫地劍走偏鋒往公路邊陡峭的山坡去沖——哐當一聲,車翻了,車輪底朝天地指向天空,他跟車子一樣頭朝下。


    但他沒有受傷,也并不太慌亂。


    他在發動車子之前,總是扎好了安全帶,他要“突圍”,但他早就想過了翻車的一刻。


    沒什么大不了,把車子翻正,前路遙遙,再次出發。


    17年前,王征宇穿著白色的襯衫回國。


    17年后,這位博士穿著黑色西裝,站在紐交所,接受掌聲和資本的挑戰。


    如今的他,反而站得更加筆直——面對重壓,一些人會彎腰,一些人會把脊背化為鋼鐵。

    版權所有 Copyright?(2017) 江西同宸實業集團有限公司  地址:江西省撫州市臨川區金風路268號  備案號:贛ICP備17010075號-1

    技術支持:

    精品亚洲AV无码喷奶水糖心,老熟妇性色老熟妇性,中文AV无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国产美女精品久久久久